不傻不白但很甜

想要一直写下去

邬童的恋爱日记4

今天是周六。


今天我本来应该躲在被窝里面做我小蛋糕的美梦的,都被班小松给破坏了,他还给我迟到,老子坐在长凳上足足等了他五分钟!五分钟你知道吗!假日的五分钟有多宝贵他班小松知道么他,那货不仅迟到了还多带了人,我这就不太满意了,说好的两人世界呢?哎不是,老子明明说了只教他一个人的,从哪冒出来的大灯泡啊!你现在这个可爱多算什么,你真觉得我邬童是一个可爱多就可以收买的人吗,我抬头正准备骂人,就看到他拿着个可爱多跑到我面前,圆圆的笑眼弯成了一条缝,眼睛里面装满了阳光灿烂,讨好似的把可爱多递到我面前,跟我说邬童你别生气了,给你买了可爱多,我看了看可爱多,又再看了看他,奇了怪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太阳太猛烈了,我刚才心跳竟然漏掉了一拍?好吧, 看在你比可爱多可爱的份上,我会尽力忽视那个电灯泡的


我颇有私人教练风范的叫他们立正站好,把手伸直了,他们当然乖乖照做,我接过了班小松提着的手心,平常没发现这家伙竟然白成这样,连手都是奶白奶白的,他到底有没有在认真打棒球啊,手茧子的位置都不对,手感倒是蛮好,人虽然瘦手掌却是肉肉的,捏下去软软的,忍不住多摸了几下,为了掩饰我赶紧装模作样的几句,顺便把隔壁那矮子的手也抬起来看了下,竟然还是个小白,这个班小松竟然带了一个没打过棒球的人来,把我邬童当什么了,我又不是慈善机构的,然后他就迅速的转移了话题,不断的在夸我厉害什么的


后来那个小白竟然还说他们那个废物教练打棒球非常厉害, 哎这我就不太信了,所以当我看到那个废物教练在不远处经过的时候,我看了看手中的球,好吧让我来看一看你到底是真废还是假废吧,一个直线球甩了过去,你问我最后怎么样?他晕了,球打的,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结果我还是挺满意的,那个小白为了照顾那个废物教练,终于摆脱了电灯泡功能


后来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我真的没有在暗爽,咳,真的没有。


上次和月亮岛那场比赛,班小松那球虽然是懵中的,可是我看到他其实反应力和速度都是不错的,只不过一些基础训练没有达标,例如下盘,他下盘严重不稳,所以我就叫他在那金鸡独立了半个小时,也就才半个小时那家伙就撒着娇喊着受不了了要休息,还借机不想训练跑到在湖边生写的冰块脸那里,看人家画画,WTF?刚扔走一个电灯泡,现在又来了一个,本宝宝表示很委屈,画画有什么好看的,你明明说的我比较好看的!


有句成语叫什么,接二连三?祸不单行?继小白和冰块脸以后还来了一群人,我怎么突然觉得今天的太阳太刺眼,把这些妖魔鬼怪都招来了,那个谁?哦对,江狄,那家伙我在中加的时候早看他不顺眼了,以着自己队长的身份经常欺负新人,现在倒好了,我不用和他同一个队了当然就不用客气了,而且他在和班小松比赛的时候还耍着他玩,开玩笑,老子的人是你可以碰的吗?老子的人只有我自己可以欺负,我从班小松手里接了棒,十分帅气的指着江堤说“不许欺负我的队长”,然后成功的虐了江狄一把,顺便帮班小松报仇,看着那家伙在旁边捉着我的胳膊眼睛亮亮的兴奋的问我是不是要帮他重建棒球队,不是,我只是生气,生气的忍不住把那个江狄狠狠的揍了一顿,往死里揍的那种,最后还是陶西过来结束了这场混战,还帮班小松处理了膝盖上的伤口,那个垃圾教练关键时候还是有一点点用的吧


最后我和冰块脸一左一右的把班小松扶回家,路上班小松可能看我一直紧锁的眉头,安慰我道“邬童,你别担心我,我没事的”还顺便蹦了几下,我凶了他几句叫他安分点,还硬是不承认我是担心他的伤,到了他家门口,他自己一跳一跳的进了家门,还不忘回头对我们笑了一下


我看着他进门口的背影,我突然想起来当时他被江狄的球扔中膝盖时,我的心里非常不舒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情绪,我也不知道那种不舒服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江狄往死里揍,更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他帮他重组棒球队


我这是怎么了?


评论(3)

热度(43)